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金辉彩票登陆 > 飞燕草 >

作家绘画的宇宙你不懂

归档日期:03-1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飞燕草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卡夫卡的涂鸦是他最私密的创作。《与卡夫卡对话》的作者古斯塔夫·亚努赫 (Gustav Janouch)在书中描述道,当他碰巧遇上卡夫卡在信手涂鸦的时候,作家立刻把画纸撕成碎片,不愿画作被任何人见到。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好几次后,卡夫卡才让亚努赫看他的画。

  卡夫卡晚年有一次和亚努赫提到他对自己画的小人素描的看法,卡夫卡说:“我想要抓住人的轮廓,可是他的透视消失点不在纸上,而在我的铅笔没有削尖的另一端——在我的心里!”

  雨果最感兴趣的是关于墨的表现力和光影的反差,他的作品中,很多都是水墨画。他对波德莱尔说:“我在画里一起用上了铅笔、木炭、乌贼墨、木炭笔、碳黑,以及各样稀奇古怪的混合体,方能大体上表现出我眼中,尤其是我心中的景象。”

  雨果对自己的绘画态度非常低调,只认为是个人的消遣娱乐,并无必要发表,但他确实享受其中。经后人整理,雨果留下画稿多达3500张以上。他将随时随地使用信手拈来的各种材料(咖啡,茶,草木汁液,火柴梗,烟灰等等)研究了个透彻,并对各种不经意制造出来的意外效果欣赏有加。

  一旦纸、笔和墨水瓶端上桌子,维克多·雨果便坐下,他这就画起来,事先不勾草图,没有先入为主的想法,运笔异乎寻常地自如,画的不是全图,而是景物的某个细节。——他会先画树枝而成森林,先画山墙而成城市,先画风向标而成山墙,一步步,白纸上猛然现出一幅完整的作品,其精细和明晰,如同照相的底片,经化学药品处理,即可现出景物。

  这样完成后,作画人要来一只杯子,泼下清咖啡,其风景画即告完成。结果便是一幅出人意料的画,雄浑,意境奇异,总是富有个性,使人依稀想见伦勃朗和皮拉内西的铜版画。

  维克多·雨果,这位即兴的绘画者终生远离画家圈子,他的绘画不是用来结交与赚名的,而是一种受到内心苦楚激励的幻觉,这种幻觉用文字捕捉可能会非常费力,而形象和光影就在一挥手间记录下了那一刻。

  1924年,泰戈尔已经63岁,他开始画画。在这一年出版的诗集《夜曲集》的手稿中,泰戈尔第一次画下了潦草的线条。他没有受过任何绘画训练,但凭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广阔的想象力,独创了2000多幅来自直觉的绘画。

  在这些画作中,泰戈尔创造了一个异想世界,他笔下的花草树木鸟虫鱼兽不是写生,而是想象的产物。女人也是他常常描绘的主题,有人猜测那张神秘女人的脸是他自杀身亡的嫂子,眼神里的情愫时常出现在泰戈尔的梦中。

  孟加拉画派画家南达拉尔·鲍斯认为,韵律、平衡和放纵是泰戈尔画作的三大要素。“这些要素是泰戈尔通过长期作诗及作曲而获得的。”

  与那些光明的、灿烂的诗作背道而驰,泰戈尔的画作是他艺术的阴暗面。但是你又很难读懂他画的是什么,画作里总有太多抽象的成分。他在自传里喃喃自语道,“他是在作画,而不是在写历史”。

  “我的绘画不需要制定任何艺术的教条,只要简单地描绘出内心世界就心满意足。我的画与训练科目、传统和深思熟虑的尝试都没有任何渊源。”泰戈尔说。

  1936年十月,托尔金向他的出版商递交了《霍比特人》的手稿,这份手稿里包含了一百多张插图——托尔金其实是不为人知的相当有天赋且多产的艺术家。这些手绘最近在《霍比特人中的艺术》一书中发布——这本庆祝霍比特人诞生75周年的华丽文卷涵盖了许多托尔金从未发表过的插图,从铅笔素描到墨线图到水彩画。

  托尔金早期绘画灵感来自他青少年时代所熟悉的地方—莱姆里吉斯的科布港、伯克郡的田野和房舍、康沃尔海滨的岩石和大海、伍斯特郡表亲花园里的飞燕草和毛地黄。

  在创作《霍比特人》艺术插图的过程中,托尔金借用了他为儿子迈克尔创作的短篇故事《罗佛兰登》。

  这还包括一些为标志性的护封创作的概念素描,描绘了比尔博·巴金斯历险中横穿过的山脉。

  再如鲁迅,他设计的北京大学的标志至今仍在使用,他曾为自己的著作绘制了很多精美的封面和扉页,并且引领和帮助了新一代的年轻设计师,对近代中国的书籍设计有极大的影响力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pansapien.com/feiyancao/75.html